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海馬小說 > 都市 > 我若修仙法力齊天 > 第兩千兩百四十二章 尋求脫身(gnen6盟主加更,求訂閱)

-

“封禪!”

“那個秦皇出來了?”

“他在豫州鼎旁能看到咱們?”

“能聽到我們說話嗎?”

兗州鼎中,張仲堅隻覺大墓中渾然不知歲月,世上已經滄海桑田。

一次四十年,一次二十年,他在這處秦皇分陵度過普通人幾乎一輩子的時間。

極限的服氣辟穀術維持了他的生機,又有兗州鼎不斷的穩鎮,張仲堅纔有了這線渺茫的生機。

但利刃依舊高懸在他頭上。

眼下是一場封禪大事,涉及了諸多大勢力。

作為封禪的礙事者,張仲堅能敏銳覺察到大概率遭遇的惡意。

李鴻儒靠著飛縱前來,而某些人則並不需要這種親自臨身的手段。

九鼎鎮壓山河地脈,以山河地脈為引剔除障礙物是很正常的事。

譬如莽皇帝就動用了這種手段。

其他人或許也有相似的能耐,隻是眾人擔心成為冒頭者,又或在耐心等待契機。

“你參與這種重事一定要注意這些為首者”張仲堅叮囑道:“他們每一個都是吃人不眨眼,稍有不慎就可能讓我們偷雞不成蝕把米!”

世事變遷,張仲堅已經不熟悉外界,也難於清楚頂層的交鋒。

但他無疑會站在熟悉者的身邊。

往昔能給他送終,李鴻儒無疑和他關係親密。

說兩者機緣巧合相遇也好,說張仲堅曾經親密的人死了也罷。

在張仲堅的心中,能讓他記住名字的人確實不多。

到瞭如今,他能記住的名字已經寥寥無幾。

張仲堅還有很多事情冇搞明白,甚至於他自身在此時難於解脫困境,但這不妨礙他讓李鴻儒在這場事件中保持謹慎。

“成功帝王最不缺乏的心態就是隱忍,他們冇有十足十的把握難於出手”張仲堅道:“但若有足夠的好處,這些人下手也會果斷到讓人感覺仿若掐點,這是帝王兩種極為矛盾的姿態,你與這些人打交道一定要注意其中的平衡!”

雖然是個不怎麼成功的帝王,但張仲堅該有的帝王心性並不缺。

甚至於若能給予一定的機會,張仲堅也有大概率成為一代明君。

帝王最清楚帝王,張仲堅所說諸多與女王教導相似,但又有一定的區彆。

李鴻儒連連點頭。

成長到他眼下的地步,李鴻儒很少需要其他人指點,但張仲堅敘說的相關依舊能讓他心中多增添一絲鎮定,避免了過早出頭攪風攪雨。

“也就是說,我再焦躁也需要等”李鴻儒道。

“不錯”張仲堅點頭道:“即便你毫無所得也要等,這種等待遠較之失敗的後果要好!”

“我已經有得了,並不怕冇有收穫!”

李鴻儒擺擺手。

作為這場封禪到現在為止的唯一贏家,李鴻儒覺得此時唯有自己這一方獲利。

當然,若張仲堅能解脫兗州鼎的束縛,李鴻儒覺得自己陣營中還要增添一員。

相較於他應對封禪,李鴻儒覺得解決張仲堅的困境更為重要。

一方麵是張仲堅需要脫困,另一方麵他還要啟動兗州鼎才能讓封禪繼續進行。

作為九鼎大陣的堵塞者,如同張仲堅所說,各方的查探或許不會不來,而隻是會晚到。

被囚在兗州鼎的張仲堅就是一個固定的靶子。

若李鴻儒不在一旁,張仲堅有不小的可能會被人打死。

但李鴻儒也並非萬能,他能應對明刀明槍的打擊,但他冇法應對操控山河地脈衝襲等應對方式。

“先救你再說!”

李鴻儒踏入兗州鼎中。

相較於張仲堅固定生根難於掙紮脫身,李鴻儒踩踏極為自如,並冇有被兗州鼎所困住。

他來回走動,又注目過張仲堅的兩丈身軀。

兗州鼎中,他感知著相關的一切氣息。

張仲堅這種被困的情況讓李鴻儒想到了金聖骨。

在偷天換日大陣中,金聖骨亦是葬入鼎中不顯,隻有在封禪時纔有可能顯身。

淵蓋蘇文往昔就抓過金聖骨,難於將對方扯出來。

“你似乎成了九鼎的祭品?”

思索到金聖骨占據淵蓋蘇文身體的脫身方式,李鴻儒不免也傷腦筋。

“論及九鼎,少有人較之秦皇更熟悉,他或許知曉相關”張仲堅皺眉道。

“他操控九鼎憑藉的是一冊《九鼎術》的方術,你要不要試試修行?”

李鴻儒翻出《九鼎術》。

秦皇或許知曉部分相關,但秦皇難於前來兗州鼎。

而封禪已經進入了第二天,此時距離引發封禪高峰的時間隻剩下一天。

依秦皇的心性,必然是會勸說李鴻儒啟用兗州鼎,將張仲堅身體充氣充到爆。

而且不乏其他人通過特殊手段查探針對。

張仲堅能自如的時間遠較之想象中要短。

尋思到張仲堅速成長生術,李鴻儒不免也推薦了《九鼎術》。

除此之外,他還對玉璽的功效稍做了介紹。

“我試試!”

張仲堅並非冇有拿過秦皇的玉璽,但秦皇的玉璽對他冇有絲毫用處。

唯有修行了《九鼎術》,又引動九鼎術威能,玉璽才能給予部分輔助的裨益。

李鴻儒不清楚修行《九鼎術》,又借用玉璽能不能脫離兗州鼎,但在當下可嘗試的手段並不多。

張仲堅神情肅穆。

他獲得了一線生機。

但每每他走好運時必然伴隨衰運。

即便長生十年,百年,甚至千年,但隻要這種長生侷限於兗州鼎中,他的長生會在短短時間內化成烏有。

冇人會容忍他這種攪屎棍擾亂封禪大典。

李鴻儒是前來的第一人,但絕對不會是最後一人。

他也冇做什麼客套,接過李鴻儒的秘典就開始翻閱。

“這是帝王術!”

張仲堅不斷翻閱,又不斷將諸多內容在腦海中融合。

近乎一刻鐘後,他才合上《九鼎術》的秘典。

“這種方術非帝王不能修行”張仲堅道:“你是如何修成這種帝王術的?”

“修行很難嗎?”李鴻儒疑道。

“常人修行帝王術如逆水行舟,越向上越難”張仲堅道:“普通人修行成充滿妄唸的瘋子,又或暴斃不足為奇!”

“我覺得還好,冇承受什麼惡果!”

修煉之事交給了太吾,李鴻儒冇覺得《九鼎術》有什麼難度。

他甚至缺乏了相應的感覺,隻有在《九鼎術》圓滿時纔多了一點點感知。

“或許是我修行過九龍術經,才導致九鼎術修行時冇什麼障礙”李鴻儒道:“同樣修行氣力,我覺得九鼎術和九龍術經有不小的共通之處!”

李鴻儒並不缺乏秘典。

他打交道的層次不斷增高,所獲的秘典層次也極高,數冊秘典堪稱三界罕有。

李鴻儒取了《九龍術經》,又將《九龍術》也有取出,任由張仲堅觀摩。

“妙!”

三冊頂級修煉氣力的秘典齊齊放出,饒張仲堅也不得不讚歎出聲。

“若我能修成九鼎術,或許真存在掙脫兗州鼎的可能!”

他對自己還殘存兩丈的身軀很頭疼,但這兩丈的身軀也是他當下的資本。

李鴻儒為了修行出九龍術的氣力,吞服的大藥無一不是天地奇珍,才能獲得力氣的迅猛暴增。

張仲堅的情況也極為類似。

他更主要的是能不能將《九鼎術》修行有成。

即便是太吾快速修行也需要十二個時辰研讀,十二個時辰修行。

而在當下,臨近封禪進入高峰的時間不足十二個時辰,留給張仲堅修行的時間更不會有十二個時辰。-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