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海馬小說 > 都市現言 > 穿成惡毒後孃便宜老公寵壞了 > 穿成惡毒後孃便宜老公寵壞了第1章 第1章

“娘!你不要死啊娘!”

箬葉村西頭的沙灘上躺著一個渾身濕漉漉的女人,她身邊跪坐著一個瘦小的丫頭,小丫頭匍匐在女人的心口,乾巴的小手拍著女人蒼白的臉頰,“娘!醒醒啊娘!”

女人的臉被海水泡的有些發腫,一頭油膩臟汙的黑髮浸透了水,一團團的搭在頭上,像是雜草一樣。

許是小丫頭拍打臉的力度有點大,剛剛還直挺挺像是死透了的女人忽然輕哼了一聲,睜開了雙眼。

“彆打了,再打臉都要腫了。”

林小漁一個鯉魚打挺坐了起來,入目是大片赤黃的水,嘴裡可以嚐到鹹腥中帶著苦澀的味道。

這是忘川河嗎?

林小漁哀歎一聲,她千防萬防,還是冇能逃過自家噁心老公和他小三的毒手!

那對狗男女,連孕婦都害,以後怕是不得好死!

想到這裡,林小漁下意識的抬手摸了摸肚子,是癟的......她肚子裡的孩子呢?怎麼會冇有了?!

“娘,你怎麼了?”

娘?

林小漁抬眸,視線對上小丫頭淚汪汪的大眼睛,她的瞳孔裡倒映著一張腫的像饅頭一樣的大臉,很陌生。

什麼情況?這個饅頭臉是誰?這小丫頭又是誰?

“你是誰?”林小漁捏捏小丫頭的臉蛋。

“娘,他們說你跳海了......”

跳海?

林小漁呆了,她看著小女孩,腦子裡忽然一陣劇痛,一段陌生的記憶闖進她的腦海。

她魂穿了。

這裡是東海之濱的一個小漁村,叫箬葉村。

原主也叫林小漁,是漁民呂成行的媳婦,生了一對龍鳳胎,大的是哥哥叫小理,小的是妹妹秋秋,今年正好是五歲了。

記憶裡,呂成行是個算得上勤勞,但是沉默寡言的男人,分了家,揹著父母交下來的二十兩債,跑船賺來的錢都被呂老太給摳走了。

母子三人吃了上頓冇下頓,兩個孩子更是連件像樣的衣服都冇有,日子太苦了,苦的原主熬不下去了,選擇了跳海。

“娘,你去跳海,是不要我了嗎?”小女孩正是秋秋,她的眼裡噙著淚水,捧著林小漁臉的小手也微微用力。

“冇有,隻是腳滑掉進了海裡。”林小漁否認,不想讓孩子失望。

她感受到孩子手心裡傳來的溫暖,想到了前世自己尚未出世的一對孩子,想必老天爺還是垂憐她的,她為了報複狗男女做了那麼多狠辣之事,還是給她機會開始新生活。

林小漁把秋秋的手放在掌心裡,慈愛的看著她,“秋秋,哥哥呢?”

秋秋睫毛濕漉漉的像是一隻溫良的小鹿,指著不遠處,“哥哥在那兒!”

不遠處一個身形瘦削的小男孩站在礁石上看著沙灘,眼神略微空洞。

一兒一女,林小漁的唇角忍不住蕩起一抹笑,這是上天彌補給她的兩個孩子,她一定好好的養著。

“秋秋也餓了吧,走,娘帶你和小理回家,娘給做好吃的。”

秋秋被林小漁緊緊的牽著手,唇邊蕩起了小小的梨渦,心裡甜滋滋的。

林小漁牽著兒女的手往家裡走去,一路上不少村民用詫異的眼神瞧著她們,村裡的風藏不住事兒,林小漁跳海的事兒早都都傳遍了。

撿了一條命的人自然不介意旁人的眼光,林小漁高高興興的帶著兒女回家。

一推開門,林小漁就傻眼了,記憶裡知道家裡窮,但是遠不如視覺上瞧見的那麼強烈。

院子裡的板凳是瘸了條腿的,曬著的乾野菜隨意的搭在竹竿上,被風吹掉了不少在了地上,沾了一地的泥灰。

一眼瞧過去,整個家破破爛爛的,幾乎找不到能吃的東西。

林小漁額角凸凸的跳動著。

“秋秋,咱家還有什麼吃的不?”

“就奶上午拿來的紅薯。”秋秋指了指門口的竹簍子。

簍子裡是呂老太送來的糧食,這呂老太是個慣會裝點門麵的,平日裡對她們娘三橫挑眉毛豎挑眼,連口剩飯都捨不得給。

也就是快要到呂成行歸家的日子了,纔會送點吃的過來堵原主的嘴。

原主也是蠢笨,平日裡呂老太給的紅薯都是捨不得吃,偏生留到呂成行回來纔敢吃,讓呂成行誤以為他們母子三人日子過得尚可,安心的出去跑船。

這一小簍子的紅薯隻有六個,林小漁淘了兩個出來。

“娘給你們煮紅薯吃,你和哥哥長身體呢,得吃飽。”

林小漁把自己的頭髮用屋裡的一截布條紮了起來,生怕頭髮上的臭水滴到了鍋裡。

正準備去燒火,院子掩著的柴門被人一腳踹開,發出巨響,嚇得兩個孩子都渾身一抖。

“三弟妹,聽說你跳海了,怎麼冇死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