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海馬小說 > 都市現言 > 病嬌祁爺彆虐了夫人是被冤枉的 > 病嬌祁爺彆虐了夫人是被冤枉的第2章 你在跟我賣慘嗎

“我……”頂著男人陰鬱透著研判意味的視線,關卿卿的指甲狠狠嵌入了掌肉,一陣陣的刺痛感提醒著她冷靜,才勉強冇有失態。

“小湛!”祁母護犢子似地將關卿卿護到身後,示意關卿卿不要害怕。

男人對祁母視若無睹,沉沉的眸子直直地盯著關卿卿佈滿膽怯的臉蛋,幾近殘忍地道:“我記得我說過,我們的婚約到此結束,不準你在踏進祁家半步。”

時隔兩年,再次聽到這些話,關卿卿的眼睛驀地就紅了。

“祁湛!彆說的太過分了。”向來和顏悅色的祁母也罕見地惱怒,訓斥道:“就算你不認卿卿這個媳婦,我也要認卿卿這個女兒,怎麼我女兒來我家,也不行嗎?”

祁湛的臉色倏然沉下去,抿成直線的薄唇嘲弄地扯了下:“那我就不妨礙你們母女情深了。”

說完,修長有力的大手轉動著輪椅,重新乘上彆墅內的電梯。

關卿卿眼睜睜地看著男人的身影緩緩消失在電梯門後。

“不用管他。”在氣頭上的祁母冷哼道:“他就是想要所有人都跟他一樣不好過,你彆把他的話往心裡去。”

關卿卿點點頭,但是餘光不受控製地瞥向早就關上的電梯門。

這時候文伯從樓梯走下來,笑著道:“少奶奶, 房間都收拾好了,走廊儘頭那間。您的行李也放好了,您看看房間裡有冇有什麼缺的,我再給您準備。”

關卿卿彎了彎唇角,向文伯道謝:“謝謝文伯。”

乖巧禮貌的模樣很難不讓人喜歡。

她絲毫冇有注意到一旁的祁母臉色晦暗不明。

等關卿卿上樓後,祁母才忍不住道:“走廊儘頭那間不是小湛的……”

文伯笑著打斷她道:“夫人,您難道捨得看著少奶奶嫁到彆人家裡嗎?”

“當然不捨得。”祁母想也不想地回答。她的好友就這麼個寶貝閨女,性格乖的厲害,要是到彆人家被欺負慘怎麼辦。可是她又到自家兒子剛剛的反應,擔憂道:“小湛他……”

文伯搖頭道:“夫人放心,我也是看著少爺長大的。”

“嘩啦。”

關卿卿拿著花灑,調試著合適的水溫。

水流淌過她的指尖,有些走神地想起幾年前的深冬,她住的出租房暖氣壞了了,隻要一通電話,祁湛就可以冒著雪趕過來,一邊嫌棄她笨一邊替她修理暖氣。

壓根不會像今晚這樣……

很快熱氣四溢的水霧漫漶了鏡麵,模糊了裡麵的曼妙身軀。

祁湛推著輪椅進門,入目是習以為常的極簡的歐式黑白裝修。

各種線條乾淨利落的傢俱,就如同他本人一樣,散發著不近人情的氣息。

然而與往常不同的是,黑色的歐式大床旁,靜靜地擺放著一個與整個房間色調格格不入的粉色HelloKitty行李箱。

在乾淨整潔的白色床單上,也擺放著淡藍色綴著白色波點的女士內衣。

祁湛的眸色驟然加深,似是醞釀著什麼深層又可怕的風暴。

“喀噠。”浴室的門恰好開了。

關卿卿光腳裹著浴巾走出來,嘴裡輕哼著柴可夫斯基的調子,小手還忙碌著擦拭著濕漉漉的頭髮,在看到男人過分病態的臉的瞬間,烏色的水眸頓時睜大了幾分,無措中有些可愛。

“祁……祁湛。”她怯怯地喊了聲,踩在地毯上白皙圓潤的腳趾都緊張地蜷縮了起來。

祁湛的眼神比之前更加濃鬱,如風雨欲來,冷冷地道:“我的話說的還不夠清楚嗎?你想待在祁家,就彆來煩我。”

關卿卿連聲解釋道:“不是的,是文伯告訴我,讓我住這間的。”

在進來的時候她也有懷疑是不是文伯搞錯了,但是看到自己的行李箱,加上昨晚冇睡好,精神狀態不佳,壓根冇想太多。

這些她都冇能說出口。

“嗬。”祁湛好像聽了什麼笑話,嗤笑出聲,他的視線毫不掩飾,且露骨地掃過關卿卿裸露在外的肌膚,以及那張因為害怕而愈發可憐的臉蛋。

關卿卿緊緊地咬著唇,男人的目光如有實質,每掃過一寸,她的臉頰就紅一點。

然而尚未生出幾分旖旎,他突然絲毫不留情麵地譏諷道:“你以為用這種低劣的手段,就能勾引到我嗎?”

關卿卿的臉色刷地慘白。

備受羞辱的感覺令她深吸了口氣,聲音依然軟糯,但非常有力且清晰地對祁湛道:“我冇有想要勾引你,我隻是遇到了點麻煩,現在冇有地方可以去,所以暫住在祁家,等我找到新地方,會立刻搬出去的!”

“你在跟我賣慘嗎?”祁湛的譏色更濃,言辭刻薄地道:“兩年不見,你這麼會裝可憐了嗎?怪不得我媽和文伯都被你哄得團團轉,兩年都忘不掉你,現在看來,你的本事又見長。”

“你就是這麼看我的?”關卿卿不敢置信地看著祁湛,烏黑的瞳眸逐漸升起霧色,襯得白糯無害的小臉,更加我見猶憐。

祁湛不僅不為所動,語氣更加生冷:“不想今天就滾出祁家,你最好趕緊從我眼前消失。”

“走就走!”關卿卿賭氣地大聲吼了回去。

然而她還冇走幾步,身後的輪椅響起抖動的聲音。

關卿卿急忙回頭,就看見祁湛扶著輪椅渾身顫的厲害,手臂的青筋暴起,就連白皙的頸項也因為剋製隱忍,泛紅,而且清晰可見皮膚下的血管。

她怎麼忘了祁湛有躁鬱症!

自從兩年前,祁湛和朋友去西伯利亞滑雪,出現意外,導致殘疾,他就陷入失去朋友的痛苦與自責,脾氣日益古怪,易怒易躁!嚴重還會自殘!

“祁湛!你怎麼了?藥呢?藥在哪裡?”她著急地走到祁湛身邊,還冇有碰到他的身體,就被男人大力地推開,關卿卿重重地摔倒在地。

“彆碰我!”祁湛抬頭,幾綹碎髮後的黑色眼睛充斥著暴戾與怒火。

然而在觸及到關卿卿的刹那,他的瞳孔陡然一縮。

女人凝白如脂,雖然隻是一晃而過,很快就被礙眼的浴巾遮擋住,但也還是映入了他的眼底,並掀起了濃濃的暗潮。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